• <bdo id="wu6wu"><center id="wu6wu"></center></bdo>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 專家視點

    馬建宇:深入推進能源革命

    時間:2022/11/22 14:49:37|點擊數:

      能源是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物質基礎和推動力,能源安全是關系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全局性、戰略性問題。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作出的“深入推進能源革命,確保能源安全”戰略部署,對國家高質量發展、人民生活改善、社會長治久安至關重要,對我國應對國際國內風險挑戰和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更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意義。

      一、深入推進能源革命維護我國能源安全的重要性

      隨著新一輪能源革命與產業變革的孕育興起,各國之間能源競爭將愈加激烈,沒有強大的能源保障,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就難以實現。同時,伴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興起,以及當前國際格局的大變革、大調整、大重組,能源問題已經不再是單純的供給問題或發展問題,而是涉及國家安全和國際戰略的綜合性問題。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能源安全問題高度重視,在重要會議中多次強調,保障能源安全的戰略地位不斷提升。2014年6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上明確提出“四個革命、一個合作”的重大能源戰略思想;2020年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六保”,其中之一就是保糧食能源安全;2021年11月11日,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黨的百年奮斗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中指出“保障能源資源安全”;2021年12月11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確保能源供應”;2022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將“穩字當頭、穩中求進”總發展基調下的“能源安全”上升至與“糧食安全”同等重要的戰略高度,并將其列入“著力穩定宏觀經濟大盤”任務之中,凸顯出能源作為經濟社會發展原動力的重要地位。

      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面臨的國內外經濟社會環境正在發生深刻而復雜的變化,同時全球第三次能源轉型在碳中和背景下加速推進,我國能源安全面臨的風險與挑戰加劇。外部形勢的錯綜復雜和內部經濟發展的新態勢,與“雙碳”目標能源發展轉型進程,均對保障我國能源安全、能源高質量發展提出新的挑戰與要求。在我國進入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的關鍵時刻,牢牢端穩能源的飯碗意義重大、影響深遠,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全局戰略重要性更加凸顯。

      二、深入推進能源革命維護我國能源安全的緊迫性

      世界銀行2022年6月《全球經濟展望》預測,全球經濟增長將從2021年的5.7%下降到2022年的2.9%,遠低于2022年1月預期的4.1%。同時,國際力量對比深刻調整,國際政治、經濟局勢日趨復雜,大國博弈、地緣沖突、區域爭端頻發,引發國際能源市場動蕩不安。仍在持續的俄烏沖突,對全球能源市場造成一定沖擊,可能引發國際能源格局劇變。未來,影響全球能源供需與我國能源安全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風險遞增,導致我國能源安全問題日趨國際化。

      目前,我國的能源安全也還存在著許多風險和挑戰,能源結構還不夠合理,對外依存度還比較高。一方面是,在當前和今后相當一段時間,煤炭仍然是我國的主體能源,占據能源消費的半壁江山。2019年至2021年三年間,煤炭消費量占我國能源消費總量的比例分別為57.7%、56.8%和56.0%,雖然比例在下降,但下降速度較為緩慢,而且絕對數量依然在增加。另一方面是,我國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氣進口國和最大的原油進口國。2021年,我國進口原油5.13億噸,對外依存度達72%;進口天然氣1.21億噸,對外依存度為44.9%。而全球石油的儲量,47.7%集中在中東地區,其次分別是中南美19.2%、北美13.3%和中亞—俄羅斯地區8.9%;全球的天然氣儲量,42.5%也在中東地區,29%在中亞—俄羅斯地區。全球的油氣資源主要分布在中東等個別地區,給我國的能源安全帶來了潛在隱患。

      因此,我國需要加快調整能源結構。在進一步推進能源供給多元化戰略下,繼續深入挖掘新興能源潛力,努力提高能源自給率。從供需兩端著手,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推廣節能環保。此外,我國還要進一步加強主要能源的戰略儲備,應對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領域的威脅對國際能源市場的直接沖擊與次生災害,不斷提高維護能源安全的能力和水平。

      三、深入推進能源革命維護我國能源安全的主要途徑

      作為最大的化石能源進口國和可再生能源投資國,中國需要全面客觀分析全球能源格局新形勢對自身能源供應安全的影響,從而采取科學務實的應對措施。黨的二十大報告明確提出要深入推進能源革命,加強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加大油氣資源勘探開發和增儲上產力度,加快規劃建設新型能源體系,加強能源產供儲銷體系建設,確保能源安全。為新時代能源高質量發展指明了方向、開辟了道路。

      (一)牢牢穩住煤炭儲備供應基本盤

      煤炭一直以來是我國自我保障程度最高的基礎能源,基于我國能源稟賦、生產能力、消費結構、對外依存等因素,以煤為主的能源國情在短期內不會發生根本性變化。要統籌規劃煤炭生產能力,合理調整煤炭產能布局。進一步優化產能結構,統籌規劃煤炭生產能力,合理提高煤炭生產集中度,集中優勢推進蒙西、蒙東、陜北、山西、新疆五大煤炭供應保障基地建設。在產能置換政策的指導下,以控制總量、優化存量為原則,加快淘汰落后過剩產能,釋放優質先進產能,促進煤炭供給質量穩步提升,推動煤炭行業高質量發展。加強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嚴格限制煤炭消費增量。在“雙碳”目標背景下,“十四五”期間能耗“雙控”目標要作為驅動中國低碳發展的重要動力,必須加強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嚴格限制煤炭消費增量。加強煤炭儲備能力建設,提高產供儲銷協同能力。以提升煤炭供應鏈協同保障能力為前提,科學優化煤炭儲備基地布局,加快在全國范圍推進政府可調度煤炭儲備能力建設,盡快提高全局煤炭供應戰略保障能力。保障電煤穩定供應,強化煤電支撐調節功能,有效化解煤電機組在調峰、頂峰時導致對煤炭需求的時段性波動進一步加大的風險。

      (二)科學應對油氣價格波動、適時投資油氣產業

      2022年以來,烏克蘭危機效應與去年歐洲“能源荒”造成的短缺預期疊加,對全球油氣市場帶來嚴重沖擊,油氣價格也因此一直高位運行。要高度重視能源供應安全,有效縮減液化天然氣采購規模,調控成品油出口,并繼續鼓勵海外油氣投資。在當前全球能源供應不確定性風險高、價格大幅震蕩,特別是液化天然氣價格過高的非常時期,中國的首要任務是維護國內能源供應穩定,適當降低碳排放要求。在國內油氣增儲上產空間有限的情形下,應充分發揮煤炭的兜底保障功能,增加國內煤炭產量,降低對外能源依賴度。目前,液化天然氣價格處于高位,中國能源企業應縮減購買規?;蛲七t簽署新的采購合約。適當管控汽油、柴油和航空煤油等成品油出口,保障國內石油產品供應。同時,在全球油氣行業投資低迷的環境下,應繼續鼓勵中資企業投資海外上游油氣資產。在鄂爾多斯、四川、松遼、渤海灣、準格爾、沁水等含油氣盆地,積極推進頁巖氣、頁巖油、致密氣、煤層氣等資源勘探開采工作。

      (三)加快推進能源科技創新

      當前,能源科技創新進入持續高度活躍期,可再生能源、儲能、氫能、智慧能源等一大批新興能源技術正加快迭代,成為全球能源向綠色低碳轉型的核心驅動力,推動能源產業從資源、資本主導向技術主導轉變,進而提升能源安全保障能力。要以重大能源工程為依托,推動重大技術裝備進行示范應用,加快在先進可再生能源、新型電力系統、能源數字化智能化等領域的創新步伐。重點組織推動燃氣輪機、核電、油氣、工業控制系統等重點領域短板技術攻關,同時積極鍛造能源技術裝備長板新優勢,推動數字化、智能化技術在能源領域的應用。提升能源產業鏈的現代化水平,加快能源產業數字化和智能化升級,推動能源系統效率大幅提高,全面提升能源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將設備和工廠的數字化、智能化技術基礎,進一步普及應用到產業鏈甚至整個經濟、社會的管理中。同時,還需培育更多新產業,推動新一代信息技術與能源產業、能源系統深度融合,使能源全產業鏈實現透明、靈活、可控。

      總的來說,國家要努力提升國內資源生產保障能力,加快油氣、礦產等資源勘探開發,完善國家戰略物資儲備制度,保障初級能源產品供給。同時,在有序推進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過程中,立足資源稟賦,堅持先立后破、通盤謀劃,推動能源低碳轉型,進而有效推進能源革命,確保國家能源安全。

      (作者系云南省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  馬健宇)

    來源/作者:學習強國/云南學習平臺 責任編輯:張雪

     

    A片 看
  • <bdo id="wu6wu"><center id="wu6wu"></center></bdo>